海洋局将使用水下机器人核查康菲溢油处置


 发布时间:2020-11-29 09:21:02

同时通过在C2临井实施打水泥塞程序,康菲已经切断了该溢油源与C平台附近环境的任何连接。此外,康菲还将继续对B平台和C平台附近区域进行调查,以回收任何可能通向海船的潜在残留物。8月31日,康菲公司就渤海湾漏油处置情况发表了13条答问,称完成了国家海洋局“两个彻底”(彻底查找溢油风险

就在康菲中国获得国家海洋局批准恢复蓬莱19-3油田生产两个月后,4月16日,山东长岛县渔民和养殖户的代表王忠国、范国新、张福海与相关律师带着4月9日在岛屿岸滩发现的油毡、油污颗粒及死亡海生物等样品前往国家海洋局递交油污鉴定申请。“早在3月20日左右,我们就看到长岛海岸附近出现零零点点的油污,但量很少。4月9日以来,大量油污到岸并出现海产品死亡现象,严重影响了我们的生产和生活。”山东长岛渔民和养殖户代表王忠国对中国商报记者这样表示。

自6月19日至今,溢油总量不足1桶。针对蓬莱19-3油田B、C平台发生的溢油,康菲石油昨日表示,公司通过对B平台周边区域降低油藏压力,作为溢油通道的断层已经被封闭。审慎起见,康菲还会继续实施额外的措施来进一步确保渗油不再发生。此外,通过在C-20井实施打水泥塞程序,已经切断了该溢油源与C平台附近环境的任何连接。【事故原因】首度披露原因被指推卸责任昨日,康菲披露了公司对溢油原因所做的内部调查结果。初步结果显示,“可能是由于油藏压力导致油藏液体沿断层向上运移至海底”。

中新网9月1日电 据悉,国家海洋局今日开始对渤海溢油事故中康菲公司贯彻海洋局“两个彻底”情况进行核查。国家海洋局昨日称,核查结论及下一步监管措施会尽快向康菲公司下达、向社会公布。8月31日,在国家海洋局要求康菲公司完成“两个彻底”的截止之日,康菲公司表示已查明并封堵了溢油源,自己将承担溢油事件的责任。同日,康菲公司向国家海洋局提交了长达上千页的情况报告。中国国家海洋局表示,将对康菲提交的报告,进行现场核查和专家评估审查。另外,9月1日后,还将对生态造成的影响与损害追索赔偿。据国家海洋局的官员介绍,此次溢油事故是中国最严重的海洋环境生态事故。截至8月25日,渤海溢油事故已造成累计5500平方公里海面遭受污染,已有部分渤海周边岸线受到溢油事故影响。

在国家海洋局对于康菲溢油事故定性后,民间的诉讼索赔行动正在急速推进。昨天,河北乐亭的107户渔民在天津海事法院正式起诉康菲,要求赔偿经济损失4.9亿余元。而能否立案将在未来7日内见分晓。昨天,渔民代表将诉状正式递交给天津海事法院。根据相关的法律程序,法院收到起诉状后,经审查认为符合起诉条件的,应当在7日内立案。据其代理律师北京盈科律所律师赵京慰透露,目前准备的证据很充足,立案的理由很充分。据称,现有的证据材料装了整整一箱子。

”但周方指出,除了有“直接利害关系”的当事人——受损渔民,公益组织和社会团体是不能通过普通的民事诉讼程序进入诉讼渠道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保护法》第十六条、第三十八条规定,“只有地方政府和主管部门拥有起诉康菲的权利”,“只有当地政府和相关部门结成诉讼同盟,共同维权才是可行的,通过公益组织和社会团体的诉讼来索赔,希望非常小。”周方认为,可以把受损渔民、农民等相关各方的利益都统一起来,通过“同盟军”的方式共同诉讼,将增加胜算的几率。

执法权属和人员的明确,使得执法力量得以加强。”中国海洋大学法政学院副院长刘惠荣解释道。战略引导海洋掘金另一值得注意的亮点是,新设立的高层次议事协调机构国家海洋委员会,该部门负责研究制定国家海洋发展战略,统筹协调海洋重大事项。国家海洋委员会的具体工作由国家海洋局承担。中国海洋大学海洋发展研究院副院长刘曙光教授对海委会的解读是:“委员会负责统筹各个部委的关系,在战略制定和应急方案方面,就需要委员会起到一个跨部的机构作用。

法制网北京9月3日讯记者蔡岩红记者今天从国家海洋局获悉,根据国务院总体部署,按照深化行政体制改革、加快转变政府职能的要求,国家海洋局取消了《海岸工程建设项目环境影响报告书》等5项行政审批事项。据悉,此次取消的5项行政审批事项分别是:《专项海洋环境预报服务资格认定》、《海洋倾倒废弃物检验单位资质认定》、《海洋石油勘探开发溢油应急计划审批》、《国家级海洋自然保护区实验区内开展参观、旅游活动审批》,以及《海岸工程建设项目环境影响报告书》。

渤海溢油索赔律师团详析案情“告康菲,注定是一场硬仗!”国家海洋局北海分局法律服务机构团队成员、北京华城律师事务所律师贾方义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采访时这样说道。“告康菲,注定会改写历史。”曾参与我国海洋生态环境索赔第一案——“塔斯曼海轮溢油案”的上海万锦律师事务所律师周方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虽然“理想很丰满”——国家海洋局曾表示,按照相关标准进行索赔评估,其金额可以很大,甚至在理论上“上不封顶”,但“现实却很骨感”——已有数个公益组织、社会团体和当地渔民“状告”康菲,截至记者发稿之日,仍没有成功受理的案例。

鸿恩 学学 智电

上一篇: 村建光伏发电站帮农民脱贫

下一篇: 地下水污染严重,最大的受害者是农民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Copyright © 2012-2020 脚踏能源网 版权所有 0.18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