渤海较大面积海底有油污 生态影响将长期存在


 发布时间:2020-11-28 16:10:13

因质疑国家海洋局北海分局对山东长岛县部分岛屿岸滩油指纹的鉴定结果,昨日(4月16日),3名长岛县渔民和养殖户代表与相关律师将他们于4月9日在岛屿岸滩发现的油毡、油污颗粒及死亡海生物等样品,亲自送到国家海洋局,申请鉴定。记者获悉,国家海洋局环保司有关人士接收了这批油样,并称将研究是

2012年为第一高位,较常年高122毫米。国家海洋局专家表示,近3年来,我国海平面上升幅度明显。主要是由于全球气候变暖导致的海水增温膨胀、陆源冰川和极地冰盖融化等因素造成。另外,沿海地区的地面沉降,也造成海平面的相对提高。从全球来看,西太平洋海平面上升速度较高,中国位于西太平洋地区,这也是中国海平面上升速率高于全球的原因之一。国家海洋局预报减灾司司长曲探宙称,海平面上升是一种缓发性灾害,其长期累积效应会造成海岸侵蚀、咸潮、海水入侵与土壤盐渍化等灾害加剧,沿岸防潮排涝基础设施功能降低,高海平面期间的风暴潮致灾程度增加。“但是目前海平面上升速度并不像人们想象的令人恐慌,海平面上升对岛国的威胁更大,对于全球的具体影响还需更深入的科学分析。”。

在国家海洋局对于康菲溢油事故定性后,民间的诉讼索赔行动正在急速推进。昨天,河北乐亭的107户渔民在天津海事法院正式起诉康菲,要求赔偿经济损失4.9亿余元。而能否立案将在未来7日内见分晓。昨天,渔民代表将诉状正式递交给天津海事法院。根据相关的法律程序,法院收到起诉状后,经审查认为符合起诉条件的,应当在7日内立案。据其代理律师北京盈科律所律师赵京慰透露,目前准备的证据很充足,立案的理由很充分。据称,现有的证据材料装了整整一箱子。

9月,筹备已久的“中国律师团”——国家海洋局北海分局法律服务机构团队终于披挂上阵了。律师团的诞生意味着拖延已久的渤海湾蓬莱19—3溢油事故终于从事故处理进入了善后赔偿阶段。但是,他们面对的将是“傲慢的”美国康菲国际石油有限公司(下称“康菲”)、漫长的诉讼索赔程序,以及我国生态索赔方面并不健全的法律法规。谁能告康菲?自8月16日渤海湾蓬莱19—3溢油事故民事赔偿程序启动以来,就有多批养殖户开始委托律师向天津海事法院、海南省高院、青岛海事法院等递交诉状,并有多个公益组织和社会团体提请公益诉讼,可都被各种理由驳回了。

同时通过在C2临井实施打水泥塞程序,康菲已经切断了该溢油源与C平台附近环境的任何连接。此外,康菲还将继续对B平台和C平台附近区域进行调查,以回收任何可能通向海船的潜在残留物。8月31日,康菲公司就渤海湾漏油处置情况发表了13条答问,称完成了国家海洋局 “两个彻底”(彻底查找溢油风险点、彻底封堵溢油源)的要求。国家海洋局北海分局最新监测结果显示,8月28日,蓬莱19-3油田B平台附近没有油花,但是C平台附近仍然是有油花溢出,附近海域发现了四条油带,油带分布总面积达3平方公里,与前一天相比,油花分布面积有所扩大。

康菲中国声称,已经查明并且封堵了溢油源。通过对蓬莱19-3油田B平台周边区域降低油藏压力,作为溢油通道的断层已经被封闭。通过在C-20井实施打水泥塞程序,已经切断了该溢油源与C平台附近环境的任何连接。康菲表示,清理工作也有显著进展。继续对B平台和C平台附近区域进行调查,以回收任何可能通向海床的潜在残留物。同时,部署了适当的设施来控制和回收水面上可能出现的油膜。康菲道歉并承担责任康菲中国表示,在8月31日向国家海洋局提交的综合报告中,详细阐述了康菲对国家海洋局第11号通知和第13号通知的回复,确认已经完成“两个彻底”的要求,汇报了封堵溢油源的措施,并包括第三方的确认。

美韩国家等都有国家海洋委员会,协调部级之间的关系。”刘曙光接受本报采访时指出:“海委会不是一个独立主体,而是一个协调机构机制。海洋事务方面确实需要多方协调,比如规划方面需要协调利益,灾难应急方面也需要协调。虽然目前还没有看到其运行,但未来会显示出强有力的作用。”国家海洋局重组,将进一步强化国家海洋局对海洋经济的综合管理职能。当前,海洋经济已成为拉动中国国民经济发展的有力引擎。国家海洋局局长刘赐贵在十八大期间表示,力争2015年海洋生产总值占国内生产总值比重达到10%。“原先,涉及海洋经济的只有设立在政策法规司下的海洋经济处。而经过重组,成立了战略规划与经济司、政策法制与岛屿权益司,两部门相对分化,强化了海洋经济。另外,即使经济这块没单独成立司,海洋经济发展战略的合法化,使得海洋经济和战略相结合,这实际上是空前的。”刘曙光说。

康菲公司8月31日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表示,康菲公司对事故原因的内部调查认为,在蓬莱19-3油田B平台事故中,注水作业导致一些油藏层压力过大,这造成通向断层的通道临时打开,使流体沿此通道上移至海底。C平台事故也是高压层造成的,公司在钻C -20井时遇到了未预见的因岩屑回注造成的异常高压带,为了保护人员和设备的安全,公司关闭了C -20井,这导致浅层区压力增大,钻井液(矿物油油基泥浆)流到海底。康菲公司在8月29日的公告里出现了两句自相矛盾的话:溢油源已被永久封堵,C平台当前只有4个可见的渗油点。对此,康菲公司未做任何回应。在社会公众质疑康菲公司清污不利方面,康菲公司也未回应。康菲公司称,公司正在开展一个深入的环境评估,来确认溢油事件对环境造成的影响,目前对损失和赔偿不能做任何推测。(记者胡俊超余晓洁)。

墨西哥湾漏油事件发生后不到两个月,BP就与美国政府创建了一个200亿美元的基金。8月31日,是国家海洋局对康菲公司“两个彻底”通牒的最后期限(彻底排查溢油风险点、彻底封堵溢油源),康菲已向国家海洋局提交了情况报告,此报告正待国家海洋局进一步评估核实。8月29日,康菲表示,溢油源已被永久封堵,所有活动的渗油点已得到控制,溢油不会对海岸造成实质性影响。不过这一表态很快被否定。据媒体报道,国家海洋局北海分局8月30日披露,在其24小时监视监测溢油现场,并且多次下发通知要求和督促的情况下,康菲方面不得不从原来坚称已封堵溢油源到现在承认溢油点多发。

记者昨日获悉,市一中院日前已裁定驳回了中华环保联合会就康菲恢复生产对国家海洋局提起的公益诉讼,其驳回理由为中华环保联合会不是直接利害关系人,不具有起诉主体资格。虽然一中院相关人士介绍是根据行政诉讼相关规定裁定的,并非说明一中院不承认其公益诉讼主体资格。但是业内对于这一说法争议颇多,不少环保人士认为该案仍属公益诉讼范畴。据悉,作为两年前蓬莱19-3油田两起重大溢油事故责任作业方,康菲公司于今年2月经国家海洋局同意逐步实施恢复相关作业。

杜仲 士安 高鑫

上一篇: 液化石油气残液属于危险废物吗

下一篇: 液化石油气的气瓶是危险废物吗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Copyright © 2012-2020 脚踏能源网 版权所有 0.718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