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炭企业处僵治困实施方案


 发布时间:2021-01-25 20:36:53

从8月开始,国家出台的6个涉及煤炭行业的文件,都是意在引导国内煤炭企业减少生产。安迅思公司分析师邓舜表示,从市场调研了解到,尽管目前煤炭资源税改革的税率和征收基准还未确定,但由于此次煤炭资源税改革牵涉到各方利益,最终能否降低煤炭企业的负担,还要看各地方清理其他税费的力度及最终定下

煤化工是否可行的出路?雾霾治理背景下的煤化工如果对市场空间和利润没有足够的把握,将面临很大的风险。煤化工的约束除了市场,还取决于是否有利于环境治理。以煤制气为例,首先,煤制气发展是为了解决天然气短缺,为解决雾霾提供可能性。从表面上看,煤制气是排放量比较低的清洁能源。但其实没有那么简单,煤制气属于对煤炭加工后的二次能源,其原料是煤炭,生产煤制气本身也是一个高耗能的过程。如果从全国范围来看,煤制气没有达到改变以煤炭为主的能源结构目的,也达不到减少排放的目的,因为将生产过程考虑在内,使用煤制气造成的温室气体和其他污染物排放,比直接使用煤炭要多。

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同样为负值的还有淮北矿业集团等企业。然而,随着煤炭企业盈利能力的下降,各大银行纷纷下调煤矿信用等级,导致煤炭企业融资更加困难,银行断贷、债券发行受阻也时有发生。同时,由于煤炭行业盈利前景不被看好,银行均要求上浮新增贷款利率5%~20%,企业财务成本不断上升。中诚信国际高级分析师张汀对本报记者表示,行业低迷对国内煤炭企业造成冲击较大,大部分企业盈利水平和现金获取能力显著下降,高负债率带来的财务费用的攀升将对企业利润空间形成进一步挤压,现金流的紧张将进一步推升企业外部融资需求,但融资难度和成本也将明显上升。

煤炭行业结束十年黄金期,正陷入低谷已是不争的事实,而近日的煤价更是创下近三年最低。值得注意的是,已经举步维艰的煤企,还背负着沉重的税费负担。2012年,39家煤炭上市公司的税费高达1295.3亿元,净利润为939.7亿元,税费超过净利润355.6亿元。有专家认为:“煤炭资源税改革是趋势,但首先要清理名目繁多的收费项目,以此来减轻煤企的负担。”而煤企更是表示,目前市场低迷,煤企的日子很困难,税费也显得颇为沉重,这不利于煤企走出困境,希望政府能够适度调整税费。

还有一个不容忽视的事实是,一些中小煤矿和企业今年生存得非常困难,基本都处于停产或者半停产的状态。山东省的煤炭企业受到严重的冲击,利润大幅下降,都在通过实现目标责任制,来降低成本和消耗,提高效益,“压力都很大。”牛克洪说。据时代周报记者了解,现在山东的煤炭企业已经开始在精简人员了。机关人员下到基层,基层就是裁减一些临时工和辅助工种的人员,减员提效。而各个企业都在采取应对措施,根据自己的资金、产业结构等情况从战略或者策略上采取一些措施,积极地想办法来应对这场市场危机,尽量减少市场给企业带来的影响。

“现在煤电形势逆转了,那些电厂明明有现金,还非要用承兑汇票。之前都是他们求着我们。”煤炭贸易商孙先生向记者大吐“苦水”。中煤远大咨询中心煤炭分析师张志斌向记者表示,在交易中强势的一方都会愿意把现金拿到手里,“多拿一天是一天,而作为买方,他们最想用的首先就是‘白条’,其次是承兑汇票,最后才会愿意给现金。”“一方面是下游企业没钱,另一方面是现在煤的确不好卖。”一位煤炭上市公司证券部人士在回答记者提问时说,该企业应收账款增涨幅度近190%,原因是“报告期内,公司主营产品采用赊销模式增加”。

比如,煤炭企业可以很容易把资源税负转嫁给发电企业,而当时电力企业由于电价无法与煤炭价格同步上涨已导致了大面积亏损。尽管现在煤炭占一次能源需求的比例仍在65%以上同时提供了约75%的电力能源,但2012年以来煤炭市场供需形势快速变化和价格快速下跌,使得煤炭资源税改革时机相对成熟。在市场低迷的时候进行改革,政府可以把改革的短期影响限制在煤炭行业。由于煤炭市场供大于求,对煤炭企业增加的资源税负无法通过涨价转嫁给下游企业和消费者,煤炭企业得自己扛。

方案同时引起了资本市场的关注。受此影响,节能环保产业类的上市公司近日也非常活跃。“拖后腿”地区引发的忧虑本报记者仔细观察方案,在30条措施中,有不少明确的提法,比如实行节能服务产业负面清单管理;淘汰黄标车和老旧车的时间表;落实差别电价和惩罚性电价政策;落实燃煤机组环保电价政策;研究建立全国碳排放权交易市场;开展环境保护税立法工作等。值得注意的是,部分中西部地区由于节能减排低碳的进度缓慢,还被“点名”。目前,我国经济面临增速下滑压力。

有市场机构预计,今年我国全年进口煤炭量将突破3.5亿吨。许多业内人士认为,这种市场供应宽松、产能相对过剩局面,可能在两三年内不会有明显改观,煤炭行业新一轮调整周期已经到来。水落石出,市场倒逼行业补短板降本增效、研究市场、延长产业链、科技创新市场供需逆转,煤炭企业如何应对?降本增效开始受到煤炭企业的高度重视。在前一阶段的市场繁荣中,煤炭企业降本增效的愿望并不迫切。随着市场形势的恶化,越来越多的煤炭企业开始意识到精细化管理的重要性。

截至11月11日,环渤海指数从525元/吨降至379元/吨,市场价格(以中国煤炭资源网秦皇岛港成交价为例)从515元/吨降至354元/吨,均超出神华煤价降幅。“事实上,为了煤炭市场的平稳运行和煤炭企业的共同利益,神华集团不仅没有带头降价,甚至还主动上调煤炭价格。”孟坚说,比如今年5月底,神华主动呼吁同行企业利用当期稍有好转的市场需求情况适时适度上涨煤价,并率先发布了6月份涨价政策(上调5元/吨)。然而,由于受终端需求萎缩影响,一些煤企同行紧盯神华定价,每月均比神华更低价格出货,抢占市场。

老村 黄梦圆 交安

上一篇: 水体中的抗生素等药物污染或造就“超级细菌”

下一篇: 环能科技欲拓展产业链 寻小伙伴到“黑臭河”捞金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Copyright © 2012-2020 脚踏能源网 版权所有 0.194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