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煤炭企业培训计划表


 发布时间:2021-01-19 12:57:17

编者按:当前山东乃至全国的能源形势都面临着十分严峻的态势:煤炭价格自今年5月份开始急剧下滑,煤炭压港、压厂、压矿严重,煤炭企业遭遇十年之痒;发电厂自2010年下半年起先因煤价偏高、后因发电量减少,一直持续亏损态势;风电、光伏发电和生物质能发电等新能源企业也步履维艰……困难的症结在

一些专家估计,2013年全国煤炭产能约为46.3亿吨,总产能过剩约为5亿吨,而相关研究则认为总产能过剩更大些,接近10亿吨。伴随着煤炭行业产能过剩的是价格快速下调和行业效益的整体下滑。毫无疑问,煤炭价格的下降是导致行业本轮净利润下滑的重要原因。以秦皇岛动力煤平仓价为例:2003年到2012年之间,全国煤炭产量从18.35亿吨上涨到35.16亿吨,涨幅为91.62%,而价格从250元/吨左右上涨到850元/吨左右,涨幅约为240%。

“据初步研究预测,今后一个时期,全国煤炭消费增速将由前十年年均10%左右,回落到3%左右。”在分析今年以来煤炭经济运行的情况后,王显政指出中国煤炭行业进入需求增速放缓、消化过剩产能与库存、环境制约增强、发展现代煤化工技术的关键时期,结构调整和转型发展任务艰巨。对此王显政认为,煤炭行业脱困的关键是要推动煤炭价格向价值理性回归。“降价不能启动市场”已被市场实践证实,煤炭企业要摒弃“以量保价、让价不让市场”的惯性思维,力争把煤炭市场动力煤价格回升到0.1至0.2元/大卡左右。他呼吁在积极寻求国家政策扶持的同时,煤炭企业要加强自律,严格控制产量无序增长;强化现金流管理,推动市场交易体系建设;强化战略引领,提高可持续发展能力。此外,王显政强调要重视煤化工产业规划布局的科学性,提高煤气化炉的国产化水平,加强原料煤与气化炉的适应性研究,提高现代煤化工项目运行的稳定性、可靠性和经济性。

“虽然煤炭行业盈利水平提高,但多数企业依然较为困难,煤炭企业经营与矿区稳定的压力依然存在。”王显政说,煤炭行业经历了四年的下行时期,自2016年下半年开始回升,上升的时间还比较短,之前积累的矛盾和问题还没有得到根本解决,实现全面脱困发展还需要一段时间。王显政表示,今年上半年煤炭产能退出力度大、结构调整效果好,但煤炭企业职工安置任务越来越重,配套资金不到位,地方提供的公益性岗位少;去产能煤矿资产、债务处置政策不明确,多数企业贷款由集团公司统贷统还,随着去产能煤矿关闭数量增加,集团公司债务越来越重,经营风险加大。从市场供求看,今年上半年,我国煤炭产量、进口量和消费量均呈现增长。其中,煤炭总产量17.12亿吨,同比增长5%;煤炭净进口量1.28亿吨,增长23.7%;煤炭消费量19亿吨,增长3.1%。总体看,实现了供需基本平衡。

矿山到底要缴多少税费?全国人大代表、中国平煤神马集团董事长梁铁山扳着手指头一一数来,资源税、城市维护建设税、车船使用税、印花税、耕地占用税、地方教育附加费、价格调节基金、矿山环境治理恢复保证金……“仅以我们企业为例,税费构成就有16项之多,各项税费占到生产成本的四分之一强。”他说,税费不仅名目繁多,有些还重复征收,有些煤企的税费能占到销售收入的三成还多。几位来自煤企一线的人大代表对此深有同感。全国人大代表、河南煤业化工集团董事长陈祥恩说,企业提取的安全费用不再按税前列支,也进一步增加了煤炭企业的税负。

从行业政策看,各地政府为了保证当地煤炭企业的销售额,敢“冒天下之大不韪”,不惜背负“违背市场规律,实施地方保护”的骂名,推出各种版本的“煤电互保”政策,以上网电量指标作为调剂手段,鼓励当地火电企业优先使用本地煤;同时,煤炭企业也在不断呼吁限制进口煤,特别是以环保名义呼吁限制对高硫煤、低卡煤和褐煤的进口量,招致五大电企联名反对,煤电博弈不断升级,限制进口煤的征求意见稿最后也胎死腹中,不了了之。直到11月底,国务院下发《关于促进煤炭行业平稳运行的意见》,煤炭企业才从“顶层设计”层面获得了一些实质性的利好。

”为了维护职工利益,维护社会和谐安定,伊永春提出三点建议:一是建立老国有困难煤炭企业退出市场机制,妥善安置职工。如:对于文化程度低、年龄大、技能单一的“40、50”职工,由国家托底,允许提前退休;对于“40、50”以下的职工,由国家托底,鼓励其自谋职业等。二是减轻老国有困难煤炭企业的社会负担,减免因承担社会责任而支付的税收、贷款利息。三是减免老国有困难煤炭企业的各种税费,如资源税,应根据企业经营状况,制定浮动税率,以减轻企业负担,为企业创造生存环境,为职工留住生存岗位。(记者 白建平 实习生 陈立庚)。

在煤市低迷的大环境下,2013年7月底,山西省政府发布的“煤炭经济20条”(又称为晋 “煤炭20条”)新政的确给煤炭企业带来了一些实惠。按照新政中某些条款实施时间自2013年8月1日开始至2013年12月31日截止的规定,目前包括“暂停提取煤炭企业矿山环境恢复治理保证金和煤矿转产发展资金”(以下简称“两项煤炭基金”)在内的部分优惠政策已经到期。《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计算后发现,在上述政策实施2013年8月~11月的4个月内,“两项煤炭基金”的暂停提取为山西省煤炭企业减少成本约49亿元。

李延国 护环 中控兰凯

上一篇: 私家车新能源会被滴滴淘汰吗

下一篇: 重庆涪陵能源实业集团座谈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Copyright © 2012-2020 脚踏能源网 版权所有 0.38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