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腾格里沙漠:沙漠深处奏响绿色生命乐章


 发布时间:2021-01-16 07:04:22

又或是,当初某些招商引资的“有功”之人,可能也被一拨拨地加官晋爵了吧。可看到如今的这番景况,人们自然要问:这究竟是喜人的政绩,还是该被称作害人的“政伤”呢?环境污染不容小觑,目光短浅的一时污染,到头来须得花上更大代价,才能得到彻底的治理。对此连普通百姓都懂的道理,想必主事官员们岂

■打破砂锅铺天盖地、风吹迷眼的沙漠,似乎是沙尘的来源,其实不然。最新研究认为,人为因素是导致荒漠化的决定因素。请关注——对荒漠而言,有天然的也有人为的。最新研究表明,自然因素是基础,而人为因素是导致荒漠化的决定因素。草原生态学家刘书润说,必须把人为的荒漠化与天然的荒漠、沙漠严格区分开!沙漠虽然降水少,风沙危害,但沙漠不是沙尘源,而是生态屏障。不久前,在我国召开的第三届国际防治荒漠化科学技术大会上,中国防治荒漠化工程研究中心主任、中国农业大学教授胡跃高告诉科技日报记者,人类从2.7万年前开始制作陶器起,便出现了人类行为所导致的系列性荒漠化;当1万年前世界农业起源后,荒漠化与农业相伴而生;工业革命开始后,荒漠化随之蔓延到世界140个国家与地区。

上周六,在库布其沙漠国际论坛上,主打进行库布其沙漠治理的亿利资源集团方面表示,这个距离北京最近的沙漠,治理率已达30%以上。国家林业局治沙办方面表示,我国土地荒漠化已经实现重大转变,实现了连续十年的荒漠化逆转,沙尘暴由加剧趋势变成减弱趋势。中国沙尘暴从“加剧”变“减弱”位处内蒙古鄂尔多斯市的库布其沙漠是距离北京最近的沙漠,与北京的沙尘暴有着密切关系。亿利资源集团执行董事长在论坛上表示,目前,库布其沙漠治理已达到30%以上。

卡拉库姆(Karakum)沙漠中部一座燃烧的钻井坑正成为土库曼斯坦新的旅游热点,被称为“地狱之门”。这个钻井坑位于土库曼斯坦首都阿什哈巴德(Ashgabat)以北270公里处的达瓦扎(Derweze)村附近的天然气田中,前苏联科学家1971年在此钻井时钻井平台崩塌,因担心大量甲烷气体溢出伤及附近民众,科学家们决定点火,希望短期内烧光那里的天然气。然而40多年来,这个钻井坑依然在燃烧,并造就了“地狱之门”。每年有50多个国家的1200到15000名游客访问这里。据悉,卡拉库姆沙漠是世界上天然气储量最大的气田之一。

我们在内蒙古其他地方也看到了类似的情况,甚至更严重,好几千亩的污水池,就这么晾晒着。新京报:你觉得出现这样的污染问题,责任在谁?马勇:根本的问题还在当地政府。没有政府的许可,不招商引资,怎么可能去那儿建厂呢?地方可以发展化工产业,但配套的东西一定要做到位,而不是让污水处理厂在那儿“晒太阳”。新京报:现在公益诉讼制度放开了,环境刑事犯罪的标准也降低了,可以借着新制度来追责吗?马勇:腾格里这个案子上,取证比较难,评估起来费用也比较高,涉及的对象特别多。如果进行诉讼的话,会是一个旷日持久的过程。很遗憾的是,刚刚审议的《行政诉讼法》修正案草案并没有规定行政公益诉讼的内容。虽然现在可以进行民事公益诉讼,但起诉企业最终还是“头疼医头,脚疼医脚”,政府部门管不住,光管企业有什么用?如果不允许对政府部门进行公益诉讼,对政府行为进行约束,不追究它在批复合法性的问题,工业园区就会继续往前走,未来不可避免还会再次出现类似的问题。新京报记者 金煜。

加快顶层设计破解亏损难题国际组织助力实现治沙梦李京陆以生物质发电拉动沙漠绿化,打破了长久以来中国企业在生态领域的沉默,他利用生物质培育螺旋藻的“绿色低碳循环经济”发展模式,破解了沙产业盈利难题。然而由于沙生植物等原料收采半径大,运输费用、人工成本高,以及“政策性亏损”,企业几年来累计亏损约2.25亿元,如果现有产业治沙的投资环境得不到改善,将严重打击企业治沙的积极性,“绿色低碳循环经济”这一利国利民,减轻国家重大负担的产业模式亦将不堪重负,使得“财政治沙——产业治沙——资本治沙”的新局面难以形成。

“沙漠几乎是无人区,沙漠排污暂时看起来对当地居民的健康危害不大。但沙漠地区极其缺水,生态系统非常脆弱,对环境特别是地下水造成污染后,几乎没有恢复的可能性。”9月18日,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研究员乔琦在接受科技日报记者专访时说。据报道,在腾格里沙漠腹地部分地区出现排污池,当地企业将未经处理的废水排入排污池,让其自然蒸发,然后将黏稠的沉淀物,用铲车铲出,直接埋在沙漠里面。当前,中卫市政府已关闭污染企业,并由公安部门牵头对违法排污行为进行立案调查,中卫市环保局局长、分管副局长等3人被停职。

凯达化工厂的总经理赵生平站在拆迁大半的生产装置厂房内,这个投资数千万元的企业,因污染严重不符合发展需要,故需全部拆除。一些从旧区厂内拆除的大型设备堆放在厂区广场等待处理。腾格里工业园旧区目前拆迁已基本完成。今年9月6日,本报独家报道了内蒙古阿拉善盟腾格里工业园区环境污染问题后,习近平作出重要批示,国务院专门成立督察组,敦促腾格里工业园区进行大规模整改。国务院还由此开展全国范围内的环境整治工作。据记者了解,腾格里沙漠污染事件被曝光后,内蒙古启动追责,自治区环保厅、阿拉善盟、阿拉善左旗、腾格里经济开发区共24名相关责任人先后被问责,并受到党纪政纪处分。

他还号召日本人“每星期少吃一顿饭”,孩子们“每星期少吃一根冰棍”,用一年积攒下的钱来中国种树。到1995年,远山及志愿者已经在库布其种下100万棵白杨树。韩国前驻华大使、UNCCD荒漠大使权丙弘也讲述了他的治沙故事。1998年5月,权大使的女儿从首尔打来电话,说受不了韩国的沙尘暴了,这让他终于醒悟过来,“沙漠确实没有任何国界的障碍”。从2000年起,他带领中韩志愿者在陕西、内蒙古、甘肃、宁夏植起2200万颗树的“中韩友谊林”。2006年,他的组织把重点转向在“离北京、韩国最近”的库布其,致力于在其东部建立100万棵树的“绿色长城”,阻止沙漠继续东进。一头银发的权大使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今年6月中韩首脑峰会上,韩国总统朴槿惠说,与中国荒漠化做斗争也是中韩良好合作的例子。我非常鼓励我们的年轻人自愿参与这个利在千秋的工程。”【记者 李亮】。

相俊译 鸿仪 莫伦森

上一篇: 国家电网和发电厂有啥不同

下一篇: 印度对中国的光伏组件反倾销吗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Copyright © 2012-2020 脚踏能源网 版权所有 0.113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