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岛核事故八周年 中国核能


 发布时间:2021-01-24 13:05:49

为什么说“核雾染”不可信?福岛核事故对我们有何启示?由中国科协科普部、中国核学会组织专家编写的《科学解读公众关注热点》之核科学与技术章节解答了公众对核电安全的困惑。有文章称,雾霾是由燃煤排放的放射性铀粉尘电离大量的空气分子和粉尘颗粒所致,从而引出了“核雾染”的说法。自古以来,地球

安倍内阁申奥是成功了,但申奥陈述的理由却未免叫人感到有一种“掩耳盗铃”的感觉,“东京距离福岛很远、东京非常安全”,听起来非常动听,但“掩住耳朵”,并不能盖住“被盗铃声的响起”,东京申奥成功并不能掩盖福岛核事故的惨象,东京举办奥运并不能挡住距离不远的福岛核污水的不断泄漏。既然,东京已经申奥成功,那么,安倍内阁最应该做的事,就是赶紧制定切实可靠的对策,去控制福岛不断泄漏的核污水,福岛核事故确实非常棘手,但鉴于日本是沿海国家,而海洋是永远流动的,海洋的污染会牵涉到全球人类,福岛核污水的每一滴泄漏,都会最终滴到大海里,每一滴滴到大海里的核污水,都会给全人类留下或多或少的威胁,所以,日本及时处理福岛核事故,不仅是对日本负责,更是对全人类负责。

高素质的运行人员是确保核安全的重要因素,技能、心智和团队文化等方面的专业训练是不可或缺的。另外,必须有适合核电厂建造运行的外部自然环境和社会环境,不能陷入简单技术主义的泥潭。核安全管理的基本原则是安全第一,预防为主。战略原则是纵深防御、多道屏障。核安全管理四大支柱是:远离居民区的厂址选择;成熟可靠的机组设计,包括强健的安全壳设计;全面的质量保证要求与质量管理;独立核安全监管核安全许可证制度。基本的技术手段有五大手段:固有安全(本质安全)、成熟技术、故障安全设计、多重配置、防止共模故障(多样性、实体隔离)。

国家核应急办副主任、国家国防科技工业局核应急安全司司长姚斌表示,国家核应急办高度重视核能政策的宣传和沟通,他表示,今后可通过研讨会、培训班等机制,定期与香港举行涉及核能政策的有关研讨与培训,同时也为香港参与更大范围核能领域的合作交流提供支持。香港特别行政区保安局副秘书长翁佩雯在致辞中说,香港市民对核电安全十分关心,香港天文台对香港本地一直进行持续的环境监测,香港目前正进一步商讨落实粤港新建核电站的通报机制,向公众发出更准确的涉核消息。翁佩雯率香港特区政府有关部门、大专院校、专业组织、社会知名人士共23人出席会议。她表示,研讨会云集了内地和香港核电方面的专家,相信香港参会成员对核电安全的情况会有更全面的掌握。(完)。

据《日本经济新闻》8月15日报道,日本外相岸田文雄将于8月下旬访问乌克兰,届时他将考察曾在1986年4月26日发生核泄漏爆炸事故的切尔诺贝利核电站。据报道,岸田文雄在访问期间将和乌克兰相关人士就核事故对人体造成的伤害、土壤污染等问题的处理方案交换意见,并将其反映到东京电力福岛第一核事故的应对处理上。据悉,日本与乌克兰于2012年就核事故的应对签订了相关合作协议。切尔诺贝利核电站是苏联时期在乌克兰境内修建的第一座核电站。其曾被认为是世界上最安全、最可靠的核电站。1986年4月26日,核电站的第4号核反应堆在进行半烘烤实验中突然发生失火,引起爆炸。据估算,核泄漏事故后产生的放射污染相当于日本广岛原子弹爆炸产生的放射污染的100倍。爆炸使机组被完全损坏,8吨多强辐射物质泄露,尘埃随风飘散,致使俄罗斯、白俄罗斯和乌克兰许多地区遭到核辐射的污染。(实习编译:杨杰 )。

在社会心理层面,核电是一项高技术产业,不能要求公众对其完全理解;由于核的辐射危害看不见、摸不着,且持续时间长远,公众觉得神秘,再加上核爆的阴影,使得公众难以接受核技术应用。公众不能允许核电站出一点差错,而不管它有没有实际的核泄漏后果。因此,核电从业人员的任何不慎,都可能引发公众的质疑与抵触。核安全管理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工程。要确保核安全必须有优良的设备系统,高质量的设计、施工、安装、制造、调试、维护检修。如果20年算一代人,在核电站延寿运行到60年的背景下,那就需要三代人的悉心努力,要把复杂的运营管理经验代代传承,就必须强调学习型组织的构建和有效的知识管理系统。

国家核事故应急办公室副主任姚斌对这个预案显得很有信心,他说:“新修订的《国家核应急预案》针对性非常强。其中国家核事故应急协调委何时启动、如何联动;什么情况下省级领导要进驻地方核应急指挥中心,什么情况下国务院领导应坐镇国家核事故应急指挥中心等方面的规定都极具可操作性。”日本福岛核事故之后,我国国家核事故应急协调委的成员单位从原来的18个增加到了24个,新增了商务部、农业部、国家质检总局等单位和部门;设立省级核应急组织的省、市、自治区也由12个增加到了16个。

据三部门发布的检查报告透露,目前,大亚湾核电厂和秦山第三核电厂已在对超设计基准事件全面评估基础上制定和实施了严重事故管理导则,但秦山核电厂尚未制定严重事故管理导则,秦山第二核电厂、岭澳核电厂、田湾核电厂仅具有可以应对某些特定严重事故的规程。同时,秦山核电厂于1983年开工建设,厂址标高定为5米,采用设置防洪堤的方式应对极端情况(最大风暴潮叠加最大天文潮)下可能出现的水淹问题。在国家核安全局开展追溯性安全审评后,该厂按照9.51米的设计基准洪水位,加高防洪堤,同时在堤顶设置挡浪墙,总标高达到9.7至9.9米。

日本地震和核事故对全球核电发展产生很大影响,当德国和瑞士相继宣布逐步退出核电使法国备受压力。但法国领导人重申,法国的能源政策不变,将继续走核电发展道路。经过50多年的发展,法国建立起强大的核工业体系,能源供应实现了自给自足。1970年,法国80%的能源依赖进口,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能源自给率达到50%以上。目前,法国75%以上的电力供应来自核能,本土共建有19座核电站,58台核发电机组,总装机容量达63100兆瓦。

经意 果王 烃源岩

上一篇: 巢湖 电力建设有限公司

下一篇: 神木清水川能源股份有限公司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Copyright © 2012-2020 脚踏能源网 版权所有 0.216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