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木富油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中标公示


 发布时间:2021-02-27 23:46:06

曾经满腹怨言的杨振刚现在满意了,3年前他所在的村土地塌陷、残煤自燃、人走屋空、破败潦倒,而现在村里土地平整、松柏成排。杨振刚是陕西省神木县孙家岔镇排界村排界组组长,他所在的排界村是神木县推行煤炭采空区治理的一个缩影。经过3年“采空治理回填复垦”,村子已经发生巨大变化。煤矿沉陷冒顶

由盛及衰正如全国各地诸多小煤窑一样,圪针崖村村民靠煤吃煤。在上世纪90年代改革的大潮中,全村村民投身小煤窑,承包土地、集资建矿,迅速致富。祖祖辈辈的农民,变成了一个个煤老板,成就了一个个神木传奇。随着2014年成百上千的小额信贷担保公司如多米诺骨牌般倒地,神木的小煤矿矿主们也由富贵变赤贫,从“天堂”回到了“人间”。三角债、股权矛盾、资金链断裂等问题,让原本祥和、富有的圪针崖村失去了往日的平静,村民与村干部之间、村民彼此之间的矛盾激化,三家煤企的不同命运牵动着市、县、乡镇的各级领导,煤企的股东们在焦虑中等待着。

2012年神木县GDP突破千亿元,民间资本体达到800多亿元。在财富的积累过程中,神木人普遍抱有一夜暴富的心态,把经济——煤炭资源当作金融产品来炒作,并且由于不规范的地下金融模式而渐渐形成了神木畸形的“全民放贷”。从2008年开始,神木在“全民放贷”的畸形之路上越陷越深,最终因2012年煤价下跌引发当地的“民间借贷危机”。神木在被“借贷危机”折腾得疲惫不堪的时候,提出申报国家级金融支持经济转型升级改革试点,这对神木意味着什么?神木县金融办主任刘琦云认为,神木迄今为止民间资本总量依然非常庞大,但投资渠道一直不畅。

除此之外,神木亦欲建立民间借贷信用档案,让民间借贷透明化、诚信化。神木申报金融改革试点的核心意义,让民间资本组织化、规范化,在阳光下流动,真正形成契约社会。对于申报“金改”,专家都不否认其对神木民间金融发展的积极作用,但是对是否能够化解当前神木借贷危机,专家们观点不一。“仅通过一个改革试验区,想要化解民间借贷危机,本身就是一件很荒唐的事。”西安交通大学经济金融学院教授冯涛直言。事实上,冯涛的看法不无道理,之前作为中国第一个国家级金融试验区的温州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原所长周大地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由于缺少统一的规划,导致全国很多电源得不到合理的分布,一些电网的建设也没有得到优化。他说,如何进一步优化电网和电源的建设,强调规划的统一很有必要。由于电力需求本身是一个高难度技术的问题,真正统一规划还需要做很多的工作。(第一财经日报)抑制光伏产能过剩标准出台 企业质疑标准无法实施7月15日,《国务院关于促进光伏产业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下称《意见》)颁布,被认为是对光伏产业的一剂强心剂,业界普遍认为将缓解中国光伏产业过度依赖国外市场的压力,同时将加速中国光伏本土市场的应用,给出了“2013-2015年,年均新增光伏发电装机容量10吉瓦”,和“到2015年总装机容量达到35吉瓦以上”的目标。

2012年,神木县地区生产总值更是一跃突破千亿元大关,成为西部唯一一个GDP过千亿的县域。当然,从2002年到2012年,十年的迅猛发展同时让这个偏僻的县城上演着特有的神话。神木县日均柜台结算量达8亿以上,以“煤老板”资金为主的民间资本估计总量在500亿元以上;由于90%以上的神木人不同形式的参股煤矿成为“有钱人”,使得这个西部小县城几年间房价高于西安,物价高于北京,于是,“有钱人”很自然成为神木人的代名词。

这个看似公平合理的决定,却疑问多多。记者在采访永兴办事处副主任高某,询问梅庄煤矿和圪针崖煤矿上缴的钱是什么明目的款项时,高某无法回答。而店沟煤矿股权转让所得本来就是股东的合法收益,已经由股东分配完成,并部分用于借贷投资,为什么要上缴呢?有村民认为,煤矿是村民股东合伙集资、合法经营的,所有手续均由自己办理,收入归股东所有,本无可厚非,政府工作人员与村干部要求企业参与大锅饭式的重新分配,着实与市场经济的规律相左。

同时,剥挖过程中回收残留的煤炭资源,可以弥补治理工程经费。这种综合治理模式,不仅落实了治理责任、解决了治理经费问题,也能使开采者、治理者、投资者、受益者相统一,有利于形成推动科学治理的良性机制。排界南煤矿矿长党振力回到他曾经粗挖过的旧煤矿,搞治理。他为什么要回来?一是神木县要求谁污染,谁治理,二是治理有钱可赚——可以再采残留煤,采出残留煤卖了钱,再用于回填治理。据统计,采煤沉陷区和火烧隐患区压覆煤炭资源约10亿吨。

民间借贷危机凸显的一个矛盾是,一方面,我国众多的中小企业面临资金“饥渴”,另一方面民间又有大量的资金找不到出路。据神木县政府测算,神木目前民间资金总规模在700亿元左右,投向亟待有效引导。四川国金律师事务所律师张伟认为,民间金融的兴起与民营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融资难有关,也与利率的市场化程度有关。他说:“利率市场化程度应提高,加强金融机构借贷的市场化水平。要逐步放开成立金融机构的行政许可条件,为民间资本进入金融机构做法律及政策的准备。尤其应完善现有村镇银行、农商行、地方银行等的公司治理架构,使其出资人或股东具有更高的社会化、大众化水平。”此外,有专家表示,我国对一些小型金融机构,近年已经开始放开,比如小额贷款公司、担保公司、乡镇银行等。但这些机构管理缺未跟上,对其经营的监管属于空白地带。从此次危机看,这方面有待加强。

“另一方面,近年来随着当地经济发展,很多人对煤炭的财富效应产生了幻觉,‘煤炭神话’在一些地区广为流传,人们对融资风险意识逐渐淡化甚至丧失,融资由熟人到陌生人,由‘一对一’到‘一对多’。然而从2012年下半年开始,‘煤炭神话’破灭,财富幻觉消失,人们开始挤兑融出资金。”榆林市相关负责人表示。资金投向亟待引导《经济参考报》记者调查发现,陕北神木等地民间大量闲散资金需有效引导,此次爆发的民间借贷风波折射出当地产业结构单一、民间金融存在体制短板等问题,亟待进一步规范。

必备品 交付使用 程子

上一篇: 部分省市酝酿上调天然气价格

下一篇: 新能源行业在国家省市地位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Copyright © 2012-2020 脚踏能源网 版权所有 0.145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