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神木煤炭运输物流公司


 发布时间:2021-03-03 06:59:28

神木因为民间借贷的参与面庞大,而导制了民间借贷问题的暴发。2012年以来,神木法院受理的民间借贷纠纷案件达4786起,涉诉金额达32.17亿元;在县公安局立案侦查的借贷案件7起,涉案金额达43.1亿元,涉案人数1247人户。今年截至7月11日,神木县法院共受理民间借贷纠纷案件27

在神木县的三大产业中,工业占比70.72%,而煤炭产值又占全县工业总产值的72%。本报记者得到的数据显示,2012 年,神木全县规模以上企业亏损户数93户,其中煤炭生产企业48户。而在当年,处于停产半停产状态的整合煤矿约50家,也就是说,几乎所有维持生产的地方煤矿全部亏损。在神木,煤矿曾是民间借贷的大主顾,很多人以月息2分借入资金,然后转手以3分月息放给煤矿。正是由于煤炭行业的暴利,容纳了神木的高息民间借贷。本报记者得到的数据显示,2012年时,神木县有银行类金融机构达21家,是长江以北地区银行最多的县;还有小额贷款公司22家,数量为陕西各县之冠,注册资本总额近27亿元。此外,县城里还很容易见到各种中小企业担保公司、典当行。(21世纪网)。

2012年,神木县地区生产总值更是一跃突破千亿元大关,成为西部唯一一个GDP过千亿的县域。当然,从2002年到2012年,十年的迅猛发展同时让这个偏僻的县城上演着特有的神话。神木县日均柜台结算量达8亿以上,以“煤老板”资金为主的民间资本估计总量在500亿元以上;由于90%以上的神木人不同形式的参股煤矿成为“有钱人”,使得这个西部小县城几年间房价高于西安,物价高于北京,于是,“有钱人”很自然成为神木人的代名词。

乡村煤企,在这一刻发展到前所未有的程度———由黑金造就的新富豪比比皆是。然而,就如同圪针崖村的煤企一样,2011年下半年,煤炭和房地产市场开始萧条,加之民间借贷陆续崩盘,很多人血本无归,许多村民又没钱了,只好回到昔日的小山村。可20年下来,土地荒废了、出租了。2014年,村民股东们开始斤斤计较那些过去根本看不上眼的小钱儿。神木县的一位出租车司机对记者说,“土豪”们还没来得及过几天好日子,钱却没了,没有人再愿意打工,更谈不上种庄稼,那些按人头分配给村民的小钱儿成了救命钱,村民们的眼睛都直勾勾地盯着。

“神木速度”是慢下来了。民间借贷问题暴发从2008年起,在涉煤行业高额利润的刺激下,神木街头巷尾的投资公司、典当行层出不穷,大量资金流向地下借贷系统。据当地人回忆,在2005年有人以10万元入股煤矿,到2010年的时候,产生的投资收益高达2000万元。而这种暴利吸引的不仅仅是亿万富翁参与入股,很多只能东拼西凑个把万的农民、小商贩也不放过来快钱的集资入股机会,煤矿的高利润也迅速让这个小城积累了大量的财富。“你想想,最高的时候能给四五分的利,而且一直都好着呢,能兑现,谁会不继续往里投,谁又会想到煤价一降,钱都打水漂了。

据神木县兰炭服务中心主任贾建军介绍,兰炭又称半焦,发源于陕西神木。上世纪80年代,兰炭仅是神木土炼焦,当地人将原煤用明火点燃,等烧透后用水熄灭而制成兰炭。到了上世纪90年代,治理环境、减少污染、节能降耗已经成为人们的共识后,历经数次技术性整合提升,神木通过中低温干馏技术制成固体碳素材料。“由于采用了先进的干馏配烧工艺,兰炭的固定炭比土炼兰炭提高了5个~10个百分点,灰分和挥发份降低了3个~5个百分点。目前,1吨原煤大约可产生0.6吨兰炭、0.06吨煤焦油和400余立方米左右煤气,固、液、气全部得到了合理利用。

乐瑞新 面板 牛俊民

上一篇: 重钢集团钢铁资产实现整体上市 负债率有望降至75%以下

下一篇: 纽约油价再创新高 国内油价30日或上调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Copyright © 2012-2020 脚踏能源网 版权所有 0.965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