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绍兴古镇河道成"化粪池" 居民生活污水亟待处理


 发布时间:2021-01-21 15:57:52

调查显示,对于现在为何“下不去水”了,48.5%的受访者认为“工业污水直接排放”是主因,其次为“生活污水滥排”(29.9%),“大肆填河改作他用”(7.9%)和“过度用水河流干涸”(7.6%)也加剧了无河可游的困境。在吕斌看来,河流污染在我国可以说是普遍的。这种现象的发生和我国的

藏在山里的化工厂:设备简陋、污水直排4.5.6.藏在定南县历市镇山里非法排污的工厂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崔晓林摄2月8日,在村民的带领下,记者来到坐落在山坳里、紧邻“定南水”的定南县历市镇龙下村。据当地人介绍,这里是非法排污小企业较为集中的地方。进入山坳,在茂密的树林里,隐约可见一些蓝色厂房房顶和简易的堆放原料的大棚。一个山坡上,一家生产塑料制品的化工厂正在紧张生产中。一名村民告诉记者,这家工厂叫“宏达塑料厂”,已经成立三年多了。

图为:引水后老胡家的鱼塘开始死鱼“塘里的鱼成批死去,两口鱼塘都见底了。”安陆市棠棣镇胡棚村村民老胡十分痛心,他家里15亩鱼塘的鱼,前不久成批死去,他怀疑是鱼塘引入了受污染的抗旱灌溉河水所致。和老胡有同样遭遇的,还有当地百花水库的养殖户,他们承包的水库也同样出现了死鱼现象,总量约3万斤。而在死鱼前,也引入了当地抗旱抽取的河水。有网友将此事发到当地论坛后,引来不少网友疑问:是否真的是河水污染所致?这样的水灌溉农田安全吗?对此,记者进行了调查。

昨天上午,温州私营企业老板刘若仁又向河道清淤队支付了一笔费用,至此他的“一个人治水工程”已为治水自掏腰包40万元。去年,刘若仁计划在温瑞塘河边打造一个美丽的生态农庄,地点选在温州丽岙下呈村的一个半岛。农庄开工不久,前去督查施工进度的他发现了问题:这里蓝天白云青山都有,唯独水不行。这农庄周边的白门河,是温州温瑞塘河的分支。河附近有6个行政村、2所学校、7家制革企业和一些养殖场,几年前每天约有2420吨生活、生产废水直排白门河,远大于河道自净能力,河水因此发黑发臭。

经数百年风雕雨塑,沧桑演变,物种繁衍,到新中国成立初期,这里出现另一种景观:主河槽细流如带,水清见底,鱼类成群,翔游其中;沼泽洼地,杂草丛生,芦苇荡漾,鸟虫聚集,栖息繁衍,生灵和谐;黄泛区,黄沙漫漫,丘岗连连,旷野荒凉;高滩区,乔木灌木,种类繁多,兴盛茂密,多种野兽出没在这里,整个黄河故道,成了一个动植物的自然王国,又是一个生态良好、资源丰富的宝地。黄河是我国的第二条大河,也是举世闻名的万里巨川。几千年来,她源远流长的丰富水源,滋润了中华民族的生息与繁衍,而她的桀骜不驯,频繁的泛滥改道,又给沿河人民带来深重的灾难。

走访居民指市政管网直接向河内排污硝河的污水到底是从哪里来的?有居民说可能是上游陶瓷厂排的污水。记者沿河寻找,发现陶瓷厂附近河面并无异样颜色,只有很多生活垃圾或漂在河面或堆在岸边。陶瓷厂下游约一公里,河床已经干涸,下游污水应该不是从陶瓷厂排出的。在灰白色污水比较集中的振兴路上的硝河桥处,两个坐在河边聊天的老太太告诉记者,下午4时左右,她俩亲眼看见桥下河边有两个排污口往外冒水,“还冒着白色的泡沫”。80多岁的孙姓老太太还带着记者走到桥下,指出排污口的位置。

随风飘来阵阵恶臭,令人窒息。河岸两侧本应是生机勃勃的绿草地,现在也布满了各色各样的塑料袋等垃圾,变成了死气沉沉的枯草堆。记者跨过河上的一座公路桥的围栏,来到河岸的另一侧,发现这里的河水污染更严重,河的中段有两扇蓄水闸门,闸门下的污水和垃圾混成一团,无法流动。锈迹斑斑的闸门显然常年无法使用,一扇是打开的,一扇被关闭。污染的河水流经京西稻产地村民担心水田被污水渗透据东马坊村委会主任向记者介绍,这段河流由南向北途经京西稻的产地,最终汇入上庄水库。

眼镜蛇 社农 佳旺

上一篇: 加快兰山区西北片区热电联产项目

下一篇: 青白江铁路港片区有中石化加油站吗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Copyright © 2012-2020 脚踏能源网 版权所有 0.105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