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持天蓝蓝动真格 银川开出首张“黄标车”禁行罚单


 发布时间:2021-01-19 01:10:19

广州达安临床检验中心有限公司因“水污染物超标,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水污染防治法》第九条的规定。”被分别处以了三张罚单,金额分别为818元、1044元、1580元,成为收到罚单最多的企业。广州汽车集团客车有限公司因固废问题,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也被处以

经查,去年七八月间,该企业就因总排口出现废水超标情况而接受过处罚。虽然当时制定了一系列整改计划,也进行了部分整改,但管理上仍有松懈。为此,市环保局依法立案,对其按照5倍应缴排污费的最高罚款额度进行行政处罚,共计罚款121.5万元。市环保局监查支队相关负责人称,这是继2008年《水污染防治法》修订以来,我市开出的最大一笔环保罚单。此前,相关罚单最高封顶20万元。目前,该公司已接受处罚,并被列为一类重点监管企业。为防止泄漏的循环水破坏附近水体水质,市环保局责令该公司立即采取有效整改措施:立即封堵了厂区内明显的渗漏点,防止污染进一步扩大;现场督促该公司在总排明渠用活性炭筑两道拦水坝,减少渗漏出的污水对附近水体的影响;要求企业采取一定的减产措施,有效降低污染物的产生和排放;进一步整改,确保今后泄漏循环水不外排。据在线监测系统显示,目前该企业总排口废水相关数据已恢复正常。据悉,目前我市已在全市224家排污单位的286个排口,安装了908台(套)自动监控设施,污染源自动监控系统已初具规模。截至今年4月底,我市环保部门涉湖执法检查2087人次,排查企业485家,立案查处60家,处罚金额达195万元。(记者谷萍 通讯员鄢祖海)。

那么在环境保护这一关系国计民生的重要领域,就不能采取双重标准,否则有愧于政府重托与社会伦理。作为央企的主管部门,国资委在日常考核中也应强化环境监管,对于出现污染事故的央企高管考核“一票否决”,形成有效的内部制衡机制。尤其是细化对于污染责任人的问责,出现事故不仅要罚企业,更要罚人,让央企经营层的切身利益与环境保护直接相关,而不能像现在这样即使被事后处理,也不过是公款埋单个人无责。“环保局处罚央企”什么时候不再成新闻,这就说明环保监管体制走向正常了,安庆之后,期待更多地方能跟上。

而现在,陕西省更是开出1.4亿的“生态罚单”。但是,也应该看到,目前违法成本太低,固然有环保法滞后的因素,然而执法不力,更是目前污染防治的一大软肋。比如,虽然国家规定的处罚上限只有10万元,但并不是罚款之后,就可以合法地排污。今天作出处罚以后,如果明天又被发现排污,明天仍将予以处罚。每天罚10万元,一年就是3650万,显然,无论有着多大产值规模的企业,如此核算达标排放成本,都不会选择违法排污。但是,现在的情况往往是处罚后环保执法人员一走,也意味着有相当长的时期进入了偷排的“安全期”,罚款成了排污的“许可证”。因此,正是环保部门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执法,减弱了法律的威慑力。法律应当是始终悬于头顶之上的“达斯克摩之剑”,一旦违法,随时都将受到惩罚,每次都要付出代价,这把剑才有威慑力。显然,1.4亿的“生态罚单”,其效果令人期待,但如果执法环节不到位,仍然不足以解决违法成本太低的问题,也难以阻止缺乏社会责任感的企业继续违法排污。钱夙伟。

此次国家发改委会同环保部门开出共计5.19亿元的罚单。罚单是针对10家违规的燃煤发电企业,细看罚单内容可以发现,其实处罚数目并不大。最大一笔是对山西阳城国际的处理,扣减并罚款1.25亿元。由于有关部门没有明示该公司扣减补贴的数额,因此无从判断罚款与骗取补贴的比例关系。但罚单中的部分案例,却明显有高抬贵手的意味。罚单中对四家公司的处理是只扣减不罚款,具体扣减数额从76万到151万不等。也就是说有关部门仅是追回补贴,而对四家企业的欺诈及污染行为并没有给予处罚。

范子军超排污染物,咸阳一家企业被处以20万元的罚款,可企业拒不整改和缴纳罚款,79天后这笔罚款飙升至1580万元。这是陕西省根据今年新实施的《环保法》开出按日计罚的首张“天价罚单”。(《华商报》)违法企业“死猪不怕开水烫”怎么办?执法部门如何掌握好“火候”,并且与行政执法手段结合,否则岂非从“罚款执法”转向“罚单执法”?归结到一点,善法还须善用,离不开监管执法部门着眼于实效的主动、能动作为。

青山一工地渣土车在运输过程中沿途漏撒,造成2000平方米路面污染。按照《市容环境卫生管理条例》,将面临20万元的罚款。面对巨额罚单,违规工地“傻了眼”,目前已申请行政复议。据了解,今年6月28日,109街某工地的多辆渣土车由于装载过满挡板没盖严,造成冶金大道工业四路至阀门厂段的道路被大面积污染,总计2000平方米。按照《市容环境卫生管理条例》相关规定,渣土车漏撒每污染1平方米将被罚款100元。工地责任人“傻了眼”,希望减少处罚金额。执法人员表示,想要减轻处罚必须向区政府法制办提出行政复议申请,并做出合理解释。长江日报见习记者鞠頔 通讯员黄红波 胡玲。

“因为这个主要是针对环保的,环保领域属于公共领域。市场对于公共领域是失效的。这是政府为了保护环境,督促企业转型的行政手段。而且这个合同是不对等的,企业没有选择权。这种补贴也是行政手段,企业也没有不接受的权利。”曹久强对记者表示。煤电企业脱硫问题由来已久,国家这种调控手段,是否真能起到作用。侯宇轩对记者表示,国家这种调控手段,能起到以儆效尤的作用,其他电厂不想惹祸上身也开始积极整改,但是如何保证电厂环保的持久性才是根本,脱硫设施运转不能三天打渔两天晒网。

而辽宁省此次罚缴资金将全部用于蓝天工程治理环境空气质量。对此,杨进表示,“因为大气污染对政府进行惩罚,因果关系不通。”他说,环保部门乃至政府部门应做好规则的制定者、监督者,研究确定市场中什么是不可以做的。杨进提出,财政拨款属于纳税人的钱,每年计划用于什么项目应该经过人大审议,将这部分的钱拿出来作为罚款后用于蓝天工程,这是否说明蓝天工程每年预算不足?是否变相提高了蓝天工程项目的地位?法理上是否有冲突?值得思考。

林小英 朱劲楠 沙头

上一篇: 核电站辐射防护技术员职责

下一篇: 焦化厂化产冷鼓风机房中控工的职责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Copyright © 2012-2020 脚踏能源网 版权所有 0.244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