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信部 新能源汽车 罚单


 发布时间:2021-01-28 20:19:34

7月15日,国家发改委再一次给脱硫设施未正常运行的企业送去了一道罚单。据了解,这道罚单,包括了10家燃煤电企业,罚金高达5.19亿元。这是除了环保部之后,又一个部委向“脱硫作弊生”开出罚单,而此次发改委的罚单不单单是给那些领取政府补贴的企业敲响了警钟,其中也有宏观调控更加符合市场

8月17日,郑州市环保局发布对扬尘污染责任监管单位财政扣款的首月罚单,56家工地因监管不力累计实施财政扣款570万元。本报7月17日3版刊发《70万元!郑州首开财政扣款罚单》的报道后,截至目前,郑州市环保局共督导巡查工地416家,开出大气污染防治督办通知书132份,实施财政扣款56家570万元。实施财政扣款的施工工地中,10家工地整改不积极,分别是金水区徐砦村城中村及连片改造项目、二七区孙八砦城中村改造项目、中原区长江路西三环绿地公园、中原区航海路西三环快速路工程、管城回族区十里铺村城中村改造项目、管城回族区金岱李村改造项目、惠济区弓寨村拆迁改造项目、高新区科学大道与西南绕城高速公路互通式立交工程、高新区河南工业大学基础实验中心楼建设项目、经开区第三中学建设项目。(记者 栾姗)。

环保部日前下发《关于做好空气重污染监测预警信息发布和报送工作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批评部分地区“空气重污染预警信息发布和报送不主动、不及时,应急措施滞后,面对公众关切不回应、不发声”。(12月17日《中国环境报》)“面对公众关切不回应、不发声”,漠然的姿态背后,或并非地方政府部门认知的麻木,而是因为在他们的观念中,规避政绩单上的污点,或要比解除空气污染的威胁更为紧要。此番环保部的《通知》,驱散环境信息的雾霾,正是空气治污的前提。

“当前企业对于脱硫屡教不改的原因是环保意识不强,社会责任缺乏,只片面追求短期的账面收益,而不考虑长远的社会环境的经济效益,不愿意在环保上投入。去年环保部已经对多家央企电厂的脱硫数据造假作出公示处罚,但企业依然屡教不改。这从侧面说明去年的处罚并不重,不足以引起这些企业的重视及反省,因此这次给电企开脱硫罚单应该比去年更重,才能唤醒企业落实环保的意识”。中投顾问环保行业研究员侯宇轩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说道。

安庆市环保局做了该做的事,在环境法律面前,没有什么央企、民企之分。地方环保部门依法行政,就应该向央企的污染开出罚单。安庆市环保局向中石化安庆分公司开出9万元罚单。据6月11日《21世纪经济报道》报道,这是安庆石化建厂近40年来,收到来自属地环保部门的第一张罚单,在当地被评价为“动了真格”。一张区区9万元的罚单,就被看作是“动真格”,可见地方环保监管央企污染之难。长期以来,在环保执法中,地方环保局动不了大型国企,尤其是央企,这似乎成了一个魔咒。

该法律规定在伦敦城内的电厂都必须关闭。要求工业企业建造高大的烟囱,加强疏散大气污染物;而在洛杉矶,1970年颁布的《清洁空气法案》则具体制定了车辆的认证、检测、减排配件应用等多项制度,对燃料的生产也做出明确规定。马军表示,与单纯的罚单相比,类似规定显然是更为具体的硬性约束,它以法律的方式为治污提出了更系统化,但又更细化的标准与指标,压缩了罚单之下各地的变通空间。以此可见,治理雾霾确实需要真金白银的投入,但却远不是罚单模式这么简单。比如对于不符标准的企业的整顿和关停,重新规划城市的功能分区,乃至重新出台汽车排放和燃油标准,限制高耗能产业的发展,都关系到地方实实在在的GDP。若无从上到下更具执行效力和明晰的标准予以保障,罚单很可能变成一种“赎买”,甚至推迟治霾的实际行动。这当是推行雾霾罚单必须警惕的异化可能。记者 贾 婧。

今年上半年,陕西省环保部门开出渭河流域水污染“生态罚单”共1.4亿元,渭河干流沿线的宝鸡、西安等多地受到了污染物排放不能达标的“生态处罚”。据悉,这笔罚金将通过省财政向上游城市缴纳补偿,用于渭河流域综合治理工程、群众饮水安全工程和开展生态修复等工作。在实际环境状况面前,这样的生态罚单显得力不从心。在笔者看来,由于这样的罚单终归还是由政府“买单”,所以恐怕很难让相关部门和官员受到触动。因此,仅仅寄望于这样的“生态罚单”来罚出优质生态,有点难!近年来,不少城市面临着严重的空气、地下水等污染问题。

但是,最大罚单和最佳效果之间,并不能简单地画上等号。公众或许注意到,这些在脱硫设施方面存在重大问题、涉嫌环境污染的企业,绝大多数都是国字头的央企,这里面反映出的问题多多。其一,既然是央企,从某种角度来说,不管罚单开得多大,被罚的钱说到底还是国家的钱,是百姓的钱,而不是企业的钱,更不是企业领导人的钱。如果这些企业的领导者根本不把这笔罚款放在心上,从心里觉得企业亏损最终损害的是国家利益、百姓利益,不会影响到个人的前程、工资待遇,那么这笔最大罚单所产生的效果,恐怕就像拳头打在棉花上,消失于无形。

其二,最大罚单从总的数额上看似很大,但是如果分解到19家违规企业的身上,就不多了,也未必会让企业感觉到心痛。这些上榜的企业,很多都是巨无霸国企,如果按照正常处理排污的成本,一天就要花费几十万元之多,一年的排污成本高达几千万元。要是这些企业一算账,感觉缴纳罚款比治理排污还划算,把罚款当成了排污的保护费,宁愿缴纳罚款也不愿改善排污设施,有关部门又能拿他们怎么样?笔者以为,要想让最大罚单真正罚出碧水蓝天,不但要罚企业,而且要罚个人,也就是国企的主要领导人、管理者。如果能够把企业造成的环境污染问题和企业大小领导者的仕途前程、个人待遇挂钩,即便罚款额度不大,所产生的效果可能比现在还要好得多。再有,就是罚款数额应该大到让企业感觉到痛,让企业觉得和治理污染相比,缴纳罚款得不偿失。只有这样,企业才会有动力去治理污染,加强环境保护。◆苑广阔。

但该家石油公司称最终协议还未达成。知情人士说美国司法部最快可能会在当地时间15日晚间做出处罚决定,也可能在16日下午与BP达成协议。知情人士说,在最终的处罚决定做出之前,BP公司仍然可能与联邦政府、司法部和地方政府达成和解。自2010年6月以来,美国司法部已经对这起漏油事故展开了28个月的调查。BP日前公布最新财报,第三季度净利润由去年同期的53亿美元降至18亿美元,降幅高达66%,主要原因是该公司为墨西哥湾原油泄漏事故的成本再次计提了77亿美元的税前费用。据外电统计,因处理漏油事故损失,BP总计拨备了381亿美元,包括为赔偿2010年墨西哥湾石油泄漏事故所致损失而建立的200亿美元赔偿基金。

水阁 王嘉明 王树敏

上一篇: 试油气极端异常天气应急措施

下一篇: 雅高达酒店因台风能不能退订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Copyright © 2012-2020 脚踏能源网 版权所有 0.206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