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鲁木齐:3月起实施大气污染物特别排放限值


 发布时间:2021-04-20 11:55:19

同时,新标准也将促使上述行业加速落后与过剩产能的淘汰,促进行业整合步伐加快,有利于上述行业加速节能环保设施的完善。早在2010年和2011年,我国先后发布了铝、铅、锌工业等6项有色金属行业污染物排放标准,其中并未规定大气污染物特别排放限值。而2013年2月环保部发布的《关于执行大

山东省1日下发通知,即日起全省相关工业企业外排废气污染物开始执行新标准,排放浓度限值分阶段逐步加严。《山东省区域性大气污染物综合排放标准》以及火电、钢铁、建材、锅炉和工业炉窑等5项地方行业污染物排放标准1日开始在全省范围内执行。5个行业标准分阶段对空气污染物排放浓度限值进行加严,到2020年将全部向区域性大气污染物排放标准过渡,最终取消高污染行业排污特权,实现污染物排放标准与环境质量标准的衔接。山东省通知要求,全省各级环保局列出辖区内执行新标准的企业清单,对没有合法手续且超标排污的项目要坚决实施停产治理;对具备合法手续但不能达标排放的企业要实施限产治理,期限不得超过三个月,经限产治理仍不能达标的要坚决实施停产治理。

投入产出比到底怎样?“近零排放”的环境效益和经济效益的投入产出比太低不论是从现有的环保技术进展来看,还是从20多年前的环保技术来看,如果不考虑成本的话,理论上都是可以做到真正的“近零排放”。因此,从环境效益、经济效益和综合效益来评价污染控制技术选择是否正确,是环境经济管理的核心,也是“近零排放”能否大面积实施的关键。首先看环境效益。环境效益可以从排放总量减少和环境质量改善两个方面来分析。假设两台600MW机组,在燃用优质煤的条件下(灰分约10%、硫含量约0.8%、挥发份约30%),并采用了低氮燃烧方式,锅炉出口的烟尘、二氧化硫、氮氧化物浓度分别为15g/m3、200mg/m3、300mg/m3,按特别排放限值要求,烟尘、二氧化硫、氮氧化物排放浓度在分别达到20mg/m3、50mg/m3、100mg/m3时,每小时脱除量约为65912千克、8580千克、880千克,合计脱除75372千克,对应的脱除效率分别为99.7%、97.5%、66.7%。

在新标准中,则将二氧化硫排放标准提升为400mg/m3(在用)、300mg/m3(新建)和200mg/m3(特别排放限值);烟尘不分区域,统一提升为80mg/m3(在用)、50mg/m3(新建)和30mg/m3(特别排放限值)。对于氮氧化物,现行标准未对燃煤锅炉进行要求。裴晓菲说,由于我国对在用工业锅炉氮氧化物没有采取控制措施,系统复杂、技术改造难度大、成本高,新标准中对其排放限值不做严格要求,执行400mg/m3,基本不需要对现有锅炉进行改造。

最严锅炉国标何以出台?面对严重的大气污染现状,必须进一步收紧排放限值,并对现行标准进一步调整上世纪80年代以来,我国锅炉行业的发展大约经历了3个阶段:在改革开放的前10年,小锅炉数量迅速增加;第二个10年,单台容量开始加大,台数增加放缓;后10年以来,出现两极分化,大容量的工业锅炉台数增加,同时小容量的锅炉也越来越多。“大、小容量的(锅炉)都在发展,平均容量提高比较缓慢,这与不同时期的经济发展模式密切相关。

同时,新标准也将促使上述行业加速落后与过剩产能的淘汰,促进行业整合步伐加快,有利于上述行业加速节能环保设施的完善。早在2010年和2011年,我国先后发布了铝、铅、锌工业等6项有色金属行业污染物排放标准,其中并未规定大气污染物特别排放限值。而2013 年2 月环保部发布的《关于执行大气污染物特别排放限值的公告》,明确要求对于石化、化工、有色等新建项目没有大气污染物特别排放限值的,待相应的排放标准修订完善并明确了特别排放限值后执行。

‘十二五’期间,山东分公司累计安排资金近70亿元,共计完成40台脱硝改造、32台脱硫增容改造和28台除尘器改造、41台机组旁路拆除改造,改造完的机组全部达到大气污染特别排放限值能力,二氧化硫平均运行浓度低于现有排放限值50%。”华电国际山东分公司安全生产部环保处长李超告诉记者。李超说,华电山东分公司将以高标准达标排放和确保完成总量减排任务为目标,在超低排放试点工程的基础上,严格按照国家和山东省燃煤机组节能减排升级与改造行动要求,优化技术路线设计,本着稳步推进并适度超前的原则开展30万千瓦以上机组超低排放改造,确保“2017年完成50%,2019年全部完成”的改造目标顺利实现。

修订后的标准有以下几方面的特点:一是更符合当前和今后环境保护工作的需要。新标准大幅收紧了氮氧化物、二氧化硫和烟尘的排放限值,针对重点地区制定了更加严格的大气污染物特别排放限值,并增设了汞的排放限值。二是限值设置科学合理具有可操作性。新标准中的每一个控制限值均有对应的成熟、可靠的控制技术,并规定脱硫、除尘统筹考虑,使火电厂的大气污染物排放控制形成一个有机的整体。三是充分考虑了我国发展的阶段性特征和基本国情。新标准中氮氧化物、二氧化硫和烟尘的排放限值接近或达到发达国家和地区的要求,体现了以环境保护优化经济发展的指导思想。

采用新标准后,昆明的“蓝天”数是否会大幅减少?对此,李晓铭解释,新旧空气质量标准的评价结果必然有差异,但这并不代表昆明市的空气质量变差了。“从12月1日开始,市环保局已按新环境空气质量标准在环保局内部进行监测周报工作。从监测结果来看,虽然在空气质量的综合评价上有一定的变化,但变化并不大,这得益于昆明市独特的地理情况和良好的气候条件。”李晓铭说。“事实上空气质量还是跟过去一样,只是标准更加严格了,所以在评价结果上会有所差异。

赵春国 弧焊 涵普

上一篇: 京津冀同步防治见成效 北京上半年PM2.5降逾一成

下一篇: 油价下周或轻微上调 业内人士预测:幅度很小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Copyright © 2012-2020 脚踏能源网 版权所有 0.108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