铜陵经开区奇点新能源智能汽车


 发布时间:2020-11-30 06:42:14

铜陵有色管理层报酬总额位列沪深两市55家有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上市公司中的第18名。2013年,韦江宏从股东单位获得的报酬总额为69.71万元,时任副董事长的杨军领取的报酬为61.57万元。除了韦江宏和杨军之外,公司其余高管人员薪酬均低于50万元。董事长薪酬一项中,韦江宏也不是

“前两天杨军过来视察工作,给大家开会,传达精神之后,让大家不要乱传董事长韦江宏的消息,要稳定军心。”铜陵有色内部员工告诉《证券日报》记者。诚然,杨军这一代理董事长上台后,稳定军心自然是第一步。不过,摆在铜陵有色面前的,不仅仅是董事长的突然离世对定增项目的冲击,更重要的是留给新领导人的问题:连续多年资产负债率超过70%以及近几年主营业务增收不增利的严峻现状。“70%的资产负债率确实比较高,任何做实体的企业都会有资金压力。

本次非公开发行的定价基准日为10月23日,发行价格为14元/股。由于公司停牌期间实行2次公积金转增和利润分配方案,本次发行价格相应调整为2.77元/股。扣除发行费用后的募集资金净额全部将用于偿还银行贷款。铜陵有色表示,增发不会对公司主营业务结构产生重大影响,不会导致公司业务的改变和资产的整合。募集资金项目实施后,将使公司的资本实力、偿债能力及盈利能力得到增强,有利于进一步提升公司的行业竞争优势,保证公司的可持续发展。

一部重新大修的环保法规、一家涉及违法排污的企业,尽管它们并不存在直接的交集,但是“环保”两字足可以让两者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失信于民”的环保危机与之前所遭遇的污染曝光事件略有不同,这一次,铜陵有色董事长韦江宏被认为其“失信于民”。4月24日,中国经济网报道,铜陵有色金属集团金昌冶炼厂因废气污染被环保部查处,而作为全国人大代表、铜陵有色董事长的韦江宏曾在2013年全国两会期间建言“让重污企业为空气买单,可按照重量或者数量征收排污费,分区域实行差别收费制度。

正因此,也就出现了铜陵有色在其年报中不断地重复表述:大股东原承诺拟收购的赤峰国维矿业有限公司股权,由于其矿权资源储量尚待核实,暂不具备进入上市公司的条件,因此,未纳入此次资产收购范畴。“当时针对收购主体,公司还有一些讨论,到底是股份公司收购还是集团公司收购没有确定。最后定下来由集团公司收购,通过定向增发注入到上市公司。当时公司收购的矿是有军工企业背景的,这个收购中间谁还参与了我并不清楚。”上述公司人士表示。不过,他强调,“收购矿业这个事情上,在我知道的范围内,这也是集团这么多年做的投资中唯一一次失败的”。

但本次增发预案中,铜陵有色却未提出将收购大股东资产,中铁建铜冠的另一个投资方中国铁建却通过投资公司参与了此次定增,拟以5亿元认购铜陵有色1.8亿股股票。有接近铜陵有色的人士向证券时报记者表示,本次收购大股东海外矿业资产虽暂告搁置,但提高有色控股集团优质资产证券化率的目标仍不会改变。由于铁建铜冠投资有限公司在厄瓜多尔的几宗矿权,境外矿权的审计、评估工作较为复杂,短期内无法完成满足相关信息披露工作,所以才搁置了收购计划。

赖云飞 高数 寰盈

上一篇: 北京:社区“废物换大米” 清理“僵尸自行车”

下一篇: 湖北十堰有新能源汽车销售没有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Copyright © 2012-2020 脚踏能源网 版权所有 1.32028